用心为您做好海南租车每一处细节!
欢迎光临海南蓝海租车   登录   注册
博鳌亚洲论坛指定接待用车单位

【分享】从野生到栽种 海南水果简史


九疑、苍梧以南至儋耳者,与江南大同俗,而杨越多焉,番禺(今广州)亦其一都会也。珠玑、犀、玳瑁、果、布之凑。”东汉史学家韦昭对这段《史记·货殖列传》中“果”的注解是:“果谓龙眼、离支(荔枝)之属。”也就是说,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包括且不限于海南岛的岭南地区已经有荔枝和龙眼这两种水果了。

 

透过零星的史料,回溯20多个世纪以来的海南水果,其构成基本上有土生土长的和从外地引种的,不乏一些从境外引种者。

 

100年前,仍以野生水果为主

 

海南岛是我国荔枝的原产地之一。

 

1990年代初,海南专门成立的荔枝考察队,对全岛荔枝进行调查时发现,在霸王岭和尖峰岭等地仍保留成片的野生荔枝林。

 

此后,已故海南师范大学教授、“海南植物王”钟义等人撰述的《琼山县羊山地区荔枝考察报告》也称:羊山地区荔枝栽培已有千年以上历史。

 

与今天的规模化、产业化种植不同,历史上的海南水果处于自然生长的野生状态,荔枝也不例外。

 

据《海南省志·农业志》记载,直到100余年前的清代末期,海南岛的水果生产仍缺少园地栽种,品种单纯,产量也很低,主要有荔枝、龙眼、大蕉、桃金娘、锥栗、菠萝蜜、菠萝、柑桔、柚子和海南山竹等。那时候没有农药可以喷洒,也没有化肥可以使用,果树一旦有病虫害,基本上靠病虫害的天敌对付。这要放在今天,就是“有机水果”,绝对能卖出好价钱。

 

不过,那时的海南果品大都以自给为主,或是用于赠送亲朋好友,只有少量上市出卖。

 

到了上世纪初,海南水果生产种类略有增加,除了荔枝和龙眼,番木瓜、黄皮、菠萝蜜也成为栽培的经济作物。但由于交通闭塞,水果进出岛困难,本岛水果以自销为主。

 

有道是“海南荔枝看琼山,琼山荔枝看羊山”。羊山荔枝真不是浪得虚名的,而羊山的荔枝又以永兴镇的最佳,永兴又以雷虎一带的最负盛名。清末民初,雷虎的荔枝干甚至一度远销广州、香港和美国等地。

 

6月30日,在“海果会”上,记者看到来自永兴的果商也在展区内销售荔枝干果,旁边还摆放了演示烘烤荔枝场面的竹架、簸箕和少量荔枝干样品。

 

虽说荔枝在海南全岛都有分布,都可种植,但历史上的琼山县(今属海口)是主产区,就是到了1990年,仍占全省的一半——3万亩。

 

海南也是龙眼的原产地。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至今仍有野生龙眼树。与荔枝一样,龙眼在全岛均有分布,产地与荔枝也基本相同。

 

野生龙眼果小、肉薄、核大,但是味道清香,甜度适中,是海南很多乡下长大的岛民难以忘却的舌尖记忆。

 

龙眼干也是永兴出产的比较有名,一直畅销岛内外;而最为闻名岛内外的是文昌的“昌述龙眼”,可惜早已绝种。

 

虽然海南拥有丰富的水果资源和有利的自然条件,但是生产非常落后,直到1950年后生产才得到发展。先是中央和广东两级政府部门分配一批大中专毕业的水果技术干部来琼工作,调查、考察水果资源,指导水果生产,园艺专业的农业学校和热作学院也应运而生;同时,也从岛外和国外引进了一些优良的水果品种。

 

来自海南省农业厅的数据显示,海南的水果种类繁多,其中以芒果、香蕉、荔枝、龙眼、菠萝、菠萝蜜、杨桃、绿橙、莲雾等为主,截至2017年底,全省的水果种植面积约240万亩,其中芒果面积超过80万亩,居全国第一位;香蕉约50万亩;荔枝约31万亩;菠萝约24万亩。

 

那些岛外优良品种

 

说到海南岛出产的水果,总是绕不开荔枝。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描述杨贵妃的“妃子笑”,到了现代成了荔枝一个品种的名称。

 

包括“妃子笑”在内,1950年以来,海南从两广地区引进了不下10个荔枝品种,其中“妃子笑”“三月红”“黑叶”和“大造”等表现不俗。

 

目前,岛外来的“妃子笑”品种已经成为海南的主要荔枝良种之一。

 

说到荔枝总是离不开龙眼,农业部门甚至将它们的种植面积和产量纳入一个统计口径,仿佛它们是一母同胞的一样。

 

鉴于文昌那个“才俊级”龙眼品种已然绝迹,消失在物种江湖的视野,琼山羊山地区的优良单株也一度遭到严重破坏,幸存者也已不多。1990年代,儋州长坡甘蔗场从泰国引进了“诗签甫”和“伊罗品”两个品种,一度最受欢迎。

 

此后,海南又从广东引进了“石峡”“储良大广眼”,从福建引入了“福眼”等良种,种植范围也从农场延伸到农村。如今,本岛“石峡”和“储良”的口碑已经不输于其原产地的”兄弟姐妹“。

 

外来品种青出于蓝者,不只是龙眼,还有柑桔类水果,其中以红江橙(“老家”在湛江红江农场)最为突出,入琼后竟然“自立门户自成一派”——变身为获得国家地理标志认证的琼中绿橙。

 

其实,海南种植柑桔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本地品种以亭柑和盘柑为主,其余的12种都是外来品种,它们当中唯有琼中绿橙脱颖而出。

 

专家告诉记者,海拔200~300米的山区,是柑桔类果树的理想栽培区,琼中的弱酸性土壤和山地一定的昼夜温差,非常适合红江橙生长,由此也成就了今天闻名全国的琼中绿橙。

 

海南水果中的“舶来品”

 

海南话习惯将与外国有关的事物冠以“番”字,比如称华侨为“番客”,花生为“番豆”,所以当你听到“番瓜”(番木瓜)、“番石榴”“番茄”“番薯”“番芋”“番椒”(辣椒),便能判断这些物种是外来的。

 

同样,东部和北部的海南人把菠萝叫做“番篓仔”,直接说明其原产地不在中华。海南话俗称的“篓仔”,其实就是野生露兜,也叫假菠萝、野菠萝。记者小时候看到门前的风水林里篓仔变黄变红,以为是菠萝熟了,跟几个小伙伴“密谋”去摘下来后,躲在林子里“分赃”,不想掰下来的却是一颗颗根本不能吃的露兜种子,那种失望至今难忘。

 

据考,菠萝在我国已有400多年的种植历史,进入海南岛则整整100年了。《海南省志·农业志》介绍,1918年,有马来亚华侨率先引进了“红毛种”菠萝;4年后,又有文昌华侨从爪哇引种“巴厘种”菠萝;1927年,“沙拉瓦”菠萝由文昌蓬莱华侨引入;1950年后,又先后从广州、美国夏威夷、泰国等地引进多个品种的菠萝,但多年推广下来,只有“沙拉瓦”和“巴厘”得到推广,其中“沙拉瓦”占到八成以上。

 

1990年时,海南岛菠萝种植面积已达17万余亩。

 

过去,菠萝的高产量还催生了两个以生产菠萝罐头为主的工厂海口罐头厂和文昌罐头厂,前者正是今椰树集团的前身。

 

名称比“菠萝”多一个字的另外一种水果,也是外来客。

 

菠萝蜜原产西域,但何时传入中国至今仍无定论。它最早的汉字写法是“波罗蜜”,有着佛教背景。

 

据岭南的地方文献记载,大约在南朝萧梁时期(480-557),有一位名叫达奚司空的西域贡使,携带两颗菠萝蜜种子来到广州黄埔港岸边的南海庙东西两侧栽种,不久生根发芽,长成大树,此后便传种多处。

 

日本僧人元开的《唐大和上东征传》,写到鉴真一行在海南岛见到过菠萝蜜。那么,最晚在唐代天宝年间(742-756),海南岛已经开始种植菠萝蜜。

 

临高举人王佐的《琼台外纪》称,菠萝蜜传入中国不久,大概在元代中期,明初才在临高县开始种植,后来附近的县大半都种植了。据正德《琼台志》记载,出产于临高县的菠萝蜜品质是最好的。

 

难怪宣德二年(1427年),明朝内宫派人年年将它作为贡品征调京城,临高百姓为此很是痛苦。正统改元(1436年),太皇太后临朝,禁止了入贡,百姓才得以喘息。

 

即使以王佐的说法为准,菠萝蜜在海南岛至少也有600多年的历史了。

 

海南特产芒果也是外来物种,最早从越南传入,迄今有100多年的历史。此后,又从泰国、印度、台湾、广西等地引进多个品种,可以说世界各地的芒果品种,差不多都能在海南岛见到。

 

1990年时,海南岛的芒果种植面积还不到8万亩,目前已超过80万亩,坐上海南水果的“头把交椅”。芒果扬花时节,最怕阴雨连绵,因此,早春干旱、阴雨较少的海南岛西南地区——昌江、东方、乐东和三亚,最是适宜种植芒果,昌江还因此拥有“中国芒果之乡”的美誉。

 

再说说荔枝的“远房亲戚”——毛荔枝,不过现在普遍的叫法是“红毛丹”,在植物分类上,它与荔枝同属一个科。

 

其实海南本土也有野生的红毛丹,保亭、昌江、澄迈等县的山区都有分布,但是现在市面上销售的都是保亭热作所上世纪60年代从马来群岛引种的,目前成为保亭的特有水果。这种水果表皮有软刺,形状像小刺猬,一般在6~7月挂果,10~12月成熟。

 

开放的海南岛,兼容并蓄,如同接纳天南地北的人一样,这里也引进越来越多的外来作物,一些还是经济效益较高的水果作物,譬如火龙果、百香果、诺丽果和牛油果等等。此次海果会上,来自海南白沙的一种“改良版”牛油果,叫价每斤25元,身价超过了从原产地南美洲进口的“原版”。

 


与文章相关的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