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为您做好海南租车每一处细节!
欢迎光临海南蓝海租车   登录   注册
博鳌亚洲论坛指定接待用车单位

70万年前被小行星撞击,如今这里获批国家级地质公园资格

70万年前,一颗来自外太空的小行星撞击海南岛,塑造了如今绿茶种植园的独特地形;70万年来,南渡江上游水流不断,将环形山冲出一个豁口,赠予了当地百姓肥沃的土壤;70万年过去,曾经撞击留下的陨石坑已成为富饶的茶园,也成为了如今白沙地质公园的核心。


 

白沙陨石坑,是目前我国仅有的能够认定的两处陨石坑之一,同时也是伴有陨石碎块的陨石坑,而这样的陨石坑在全世界也仅有十几个,非常稀有。去年10月,在获批省级地质公园前夕,以陨石坑为核心的白沙地质公园得益于政策支持,正式启动了国家级地质公园的申报,并于今年4月正式获批。从省级跃升为国家级,这份来自70万年前的“礼物”中究竟潜藏着什么秘密,又有着怎样的巨大价值?今天,我们就带您进入这处神秘的地方。

从海拔344米的峨剑岭上望去,茶香氤氲的连绵群山近处,遍植茶树的盆地依稀可辨。

 

“第一次来到这里,我尚以为这是火山活动的遗迹,还尝试将它与海口石山火山群遗址联系起来。”今年已80岁高龄的中国科学院原长沙大地构造研究所研究员王道经说,上世纪90年代,他和同事们一起来到白沙考察岛内矿产分布,却偶然在航空遥感图像上发现了这个神秘的环形构造。

 


“从地形上看,这是一个保存完整的‘碗状’。”回忆当初考察时在山林植被间发现的柱状节理,以及岩浆冷却所形成的玄武岩碎片等证据,似乎都印证着王道经对于火山遗迹的推断。

 

但柱状节理呈现截然不同的断层形态、玄武岩颗粒局部光滑的特征,以及一次偶然的手表和机器“失灵”,让王道经脑海里浮现出另一个往往呈现为“碗状”的地形——陨石坑。

 

一同前来勘测的同事们都走了,带着疑问的王道经留了下来。随后的几个月时间里,从显微镜下石英颗粒的页理,到坑内砂岩分布的规律;从一个个地质现象的探寻,到诸多撞击证据被发现,王道经越来越肯定心中的关于陨石坑的猜想。而彼时的中国,还未有一处明确并科学论证的陨石坑。

 

倘若真是外太空陨石撞击留下的痕迹,陨石在哪儿?

 

在当今世界各地发现并确认的近200个陨石坑中,伴有陨石碎片的不过十余个,虽然这是证明陨石坑最直接的证据,却也是最难以发现的证据。要在被河水冲刷的河滩、种上茶树的盆地和植被茂密的林间找一块也许根本不存在的石头,十分困难,王道经曾发动当地农民一同寻找。

 

搜集来各种各样的石块,常常让王道经在期待与失望中度日,对于陨石坑内是否留下了陨石,他一度动摇过想法。可一块此前被视为“基性岩转石”而搁置的岩石样本,却因此后对陨石坑进行系统调查过程中再未发现类似样本,引起了王道经注意,他终于发现了掩藏在风化壳下的秘密。经过一系列岩石光薄片鉴定、化学分析、X射线衍射及电子探针等分析方法研究,并将其送到时任中科院长沙大地构造研究所名誉所长、地质学家陈国达及中科院院士、地球化学家欧阳自远手上鉴定,最终确定这块石头为富钙无球粒陨石,是白沙陨石坑的成坑陨石残骸,“年龄”已经44.3亿岁,几乎与地球同龄。

 

那是70万年前,尚无人类活动的海南岛被一块直径约380米的小行星“瞄准”,它在每秒几十公里的撞击速度下,将大地轰出了直径3.7公里的大坑。随后70万年的时间里,风化、水流侵蚀和动植物活动稍许改变了陨石坑的样貌,但没有毁灭那次“亲密接触”的证据。而被发现的陨石碎片证明,这个“天外来客”并没有在撞击和燃烧中气化,或许它依然沉睡在地底。

 

而为当地居民熟知的峨剑岭,其实并非山岭,而是撞击后形成的陨石坑坑唇。“陨石坑里常下雨,雨后山间腾起云雾,也颇有一番味道。”负责编撰白沙地质公园申报材料的北京盛元金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徐延康曾在这里与地质学家们一起进行深入的野外考察,陨石坑里哪边风景独好,他已了然于心。

 

形似观景台的小丘顶上伫立着两尊大石,慕名而来的游客常喜欢一跃而上寻找“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殊不知脚下踩着的是陨石撞击地面的证据。在地质学中,这些被称为陨击角砾岩的石块是陨石撞击地面后,岩石破碎、熔融、溅射并最终落回地面堆积而成的岩石。

 

“在2014年着手申报省级地质公园时,我们就不只将陨石坑纳入其中,还包括牙叉、打安、阜龙三大片区,将白沙颇有名气的景观都纳入其中。”白沙县国土局局长罗长峰说。

 

去年,出台政策,针对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取消了“拟申报地质公园应是已批准建立省(区、市)级地质公园2年以上并已揭碑开园”的门槛,意味着白沙地质公园得以从省级直接跃升为国家级。

 

根据初步规划,白沙地质公园将以陨石冲击地貌地质遗迹为主体,兼有泉水、河流、岩石地貌、流水地貌、地质灾害遗迹景观和地质构造、古人类活动遗迹等多种地质遗迹,加之白沙独具特色的黎族和苗族历史、文化、风俗与红色革命遗址,在未来3年时间里建设成为集科考、科普、旅游观光和度假休闲于一体的综合性地质遗迹景观类地质公园。

 


“公园内有2处世界级地质遗迹、5处国家级地质遗迹、5处省级地质遗迹,届时有游客前来,就不仅仅是登高望远这么简单了。”徐延康笑着说。

“白沙有什么好玩的去处,推荐一下!”

 

在白沙工作了几年的王伟,在面对亲朋好友们这样的询问时,常常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推荐什么好。在他眼里,白沙好玩的去处很多,但比较分散,往往玩得难以尽兴,抑或被长途的跋涉浇灭一半热情。

 

白沙地质公园资格获批,王伟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地质公园将白沙诸多的优质旅游资源整合起来,有山、有水、有民族的,也有历史的。”王伟说。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已有多批科学家前来考察调研,诸多科学文献都表明,白沙的陨石冲击地貌景观不仅在海南省内是独有的,在中国国内同样罕见,其对于研究地球演化史,古生物、古气候演化,乃至成矿学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早在2015年,中科院、中国地质大学、吉林大学等院校的专家一同进行野外考察时,便走过了白沙的峡谷、瀑布、泉水、湖泊等众多具有典型性的地质景观,提出了不少科学问题,也断定其具有巨大的科学研究价值。

 

“为什么白沙绿茶好喝,因为种在陨石坑里。”徐延康说,看似一句广告语,背后却有着科学的论证。在2012年便有人采集了种植于陨石坑内外的白沙绿茶送交权威部门检测,得出的结果是种植于坑内的茶叶,茶多酚含量比坑外的高出了近5%。

 

自然生长的茶叶竟能有如此差距,若是种植其他农作物,是否也会有神奇的变化?这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科研工作者们的新课题。

 

对于游人而言,造就了这次撞击的陨石,如今在历经发现、鉴定、确定后,也将重新回到白沙。“在知道白沙地质公园获批通过后,作为陨石发现者的王道经教授,将陨石无偿捐赠给了白沙。”罗长峰说,通过对这块重量3.75千克的富钙无球粒陨石进行分析研究,已在其中发现了55种矿物成分,其中4种此前尚未在地球上发现。

 

现在它正静静等待着白沙地质公园的建设,等待回到它曾经“着落”的地方。

与文章相关的还有